您当前的位置:书法作品
0272w徐柏涛《百寿》

0272w徐柏涛立轴原装134x64书法《百寿》

徐柏涛 原名徐焕荣,一九一六年生于北京。幼年时代即酷爱书画,从十五岁开始在北京东琉璃厂萃文阁学习书法篆刻。徐柏涛对真、草、隶、篆诸体均进行过认真的研习,不仅临摹颜、柳、欧、赵诸家字帖,还对明清书法家如董其昌、邓石如、郑板桥、何绍基墨迹进行临习。长期的刻苦钻研使他精于书法、篆刻,并擅长画梅。徐柏涛的书法以篆、隶见长,取名家之长形成草篆、草隶。他将大篆小篆融于一体,采用疏与密,大与小,粗与细,长与短,虚与实,方与圆相结合的方法,用回、藏、顿、挫的笔法来完成他的书法作品。他的字苍劲连绵,奔放自如,在古朴中求新意,给人以奋然向上的神韵和时代感。徐柏涛的书法作品构图是很讲究的,他在书法中引入了治印的章法,把二者巧妙地结合为一体,即所谓‘印从书出,书从印入’。他的治印,造诣极深,独具特色。徐柏涛现为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美国美中企业家联合会艺术家委员会顾问,北京宣武区政协常委,中山书画社艺术顾问,东方书画研究社顾问,北京书法家协会评委,中国科学院书法协会顾问,北京市特一级书法篆刻师。

北京画廊

画廊收画13521205815北京画廊收画

画廊|字画收购--大瀚画廊13521205815名人字画

收购字画,收购名人字画-大瀚画廊

北京收购字画13521205815字画收购北京

收购名人字画鉴定、收购名人字画拍卖13521205815

中国名人字画古代名人字画陕西名人字画出售名人字画书画典当13521205815

一得阁美术馆收画13521205815画廊收购字画2013年12月28日中午,习近平总书记走进北京庆丰包子铺,与普通顾客一起排队购买了二两猪肉大葱包子、一份炒肝、一份拌芥菜。自此,北京庆丰包子铺一夜间红遍大江南北,“庆丰包子铺”牌匾书写人,书法篆刻家徐柏涛的作品一夜间也蹿红国内外书画市场,呈直线上升之势。

徐柏涛,1916年生于北京,15岁离开北京昌平农村,慕名来到北京琉璃厂萃文阁学艺。北京琉璃厂这个文化街区,从清朝顺治年间开始,一直保留着京都【艺术博览】习近平来了,庆丰包子铺题匾人徐柏涛红了雅游称号,从来不缺文人墨客,更有像槐荫山房、茹古斋、古艺斋、瑞成斋、荣宝斋、一得阁等这样的百年书画古玩老店,响誉国内外书画市场。萃文阁的创始人、著名书法篆刻家魏长青先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另辟蹊径,集名家之特长,创造出了自己独特的经营风格,以治印为主攻专业,兼有制作印泥的独家配方,很快就跻身到琉璃厂名店行列之中。培养了大量的治印人才,其治印、刻碑技术更是国内独一无二。徐柏涛在十年的学徒生涯中,白天跟师傅学习篆刻、治印、刻碑,晚上偷偷研习书法。以至于后来,当徐柏涛看到店里的年轻人可以边工作边练书法时,曾羡慕地感慨道,现在的年轻人运气真好,可以想象徐柏涛学艺时的艰难和勤奋。到徐柏涛30岁时已是京城小有名气的书法纂刻家了,他自己说过一句话,当功夫到了一定的时候,想不成名都难。

人们在提起徐柏涛时,似乎称道的只有其书法篆刻的造诣,其实,徐柏涛的一生中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发生在他身上多次与“帝王”脉息关联的奇像。

1958年5月1日人民英雄纪念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揭幕。人民英雄纪念碑通高37.94米,正面(北面)碑心是一整块石材,长14.7米、宽2.9米、厚1米、重103吨,镌刻着毛泽东题写的“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八个鎏金大字。背面碑心由7块石材构成,内容为毛泽东起草、周恩来书写的150字碑文。原稿中的这些字只有二三寸大,只有放大才可以篆刻到石碑上,在电脑技术还不存在的五十年代,放大原稿字体,不仅意味着要将原字体一丝不差地再现出来,更要再现出原作品的精气神,徐柏涛和他的同事,用精湛的技法将毛泽东书法的大气、周恩来书法的温婉淋漓尽致地再现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成为了时代的丰碑。今天,每一个来天安门广场瞻仰人民英雄纪念碑的人都会阅读那158个字,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些字的制作出自大师徐柏涛。

1988年,毛主席纪念堂的巨玺印《万古流芳》、青天古章《百万雄师过大江》、艾叶青田石印《毛泽东故居》等拓本印泥是由徐柏涛制作的,其泥质温润华滋,色彩自然鲜美,艳而不腻,富贵雍容,最关键的是久不褪变,这种八宝印泥已成为中国印坊中的绝世杰作。

1999年<<清代皇帝宝玺总谱--清宫交泰殿皇帝宝谱>>出版,已83岁徐柏涛欣然题写书名。

在中国国家级的礼品中,赠给苏联斯大林的印章和英国女皇伊丽莎白二世的印章都出自徐柏涛之手。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根无形的线一直在把徐柏涛与“帝王”连在一起,1991年徐柏涛为北京庆丰包子铺题写了“庆丰包子铺”牌匾。2013年末,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了北京庆丰包子铺,穿过徐柏涛题写的牌匾,走进店堂,再一次验证了徐柏涛身上让人不可思议的“帝王”气息。

“庆丰包子铺”五个字,笔力苍劲,敦厚却不笨拙,丰润却不富贵,那一股饱蘸的浓墨,正如将美味蕴含其中的包子,内涵在中间,是这种中国特有食物的内涵,更是这种中国特有文化的内涵。当年庆丰包子铺的主事人,在书法大师林立的京城选择了徐柏涛为包子铺题名,是独具匠心的慧眼。如果徐柏涛身上真有让人不可思议的“帝王”气息,那么,从提笔写下“庆丰包子铺”五个字的那一刻起,就为今天习主席走进庆丰包子铺埋下了了伏笔,信与不信已不重要。

从清朝的衰败中走过,感受过民国的动荡,更见识了新中国的诞生和昌盛,这个走过三个朝代的世纪老人虽无数次在“帝王”的脉息中留下印记,却一生推崇淡泊,他说:平静的生活真实而洒脱。虽早就成大师,却总是低调谦虚,与他相处过20多年的同事曾回忆说,从来没有听到徐柏涛说过一句瞧不起别人、贬低别人的话。他总是虚心向别人学习,无论谁向他求字求印,总是有求必应,精心完成。

如今,在对书画家林林总总的美术评论中,常听到的赞美词是“天人合一”,一个原本很纯粹的词,被一个个大师们演绎得俗不可耐,他们用奇装异服、装神弄鬼的形象,来掩饰不堪一击的技法;用“大红袍”的精美书画册,掩盖作品的粗制滥造。因为活得有质量,作品价才高,因为炒得够高度,作品才有高度,却不知死去后可能不值几文或者就是一张废纸。

在当今的书画作品中,能称得上“天人合一”的,徐柏涛当为首。徐柏涛作书,没有一点私欲,将自己所有的真气注入到技艺中,不仅作品神采奕奕,还把作品的精气神传导给了持有者,这才是真正的“天人合一”,也是中国书画博大精深的魅力所在。

不需要喧闹,不需要吹捧,不需要鲜花,不需要掌声。在京城各类书画大师丛生,各种理事头衔满天飞的竞技场上,徐柏涛虽只是一个默默做活的工匠,一个热爱书法纂刻的艺人,但却是一个载入史册的令人尊敬的人民艺术家。

倘若徐柏涛还健在,这个春节来自各地的游人来到北京,不仅会走进庆丰包子铺,尝一尝习主席吃过的套餐,还有更多的书法爱好者或商家,会日夜蹲守在徐柏涛的家门外,只为求得徐老的一方印,一幅字,一个匾。

徐柏涛的作品想不走高都难。

 

作者  丹青飞狐